(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美国《福克斯体育》的NBA专栏作家Melissa Rohlin,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文中的数据统计截至到北京时间2022年1月17日)

每当被问到儿子被外界描述成反派人物的反应时,特雷-杨的父亲雷福德-杨(以下简称“雷福德”)都会付之一笑。对他来说,儿子还是那个害羞而又沉默寡言的孩子。

本月初,特雷-杨在对阵开拓者的比赛中轰下个人生涯新高的56分后,照常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子俩谈论了他进入NBA第四个年头的表现。雷福德一直骄傲地表示儿子每天都会打电话向他问好。每次赛后离场前,特雷-杨都会依次拥抱妈妈,弟弟妹妹,爸爸(每次都是同样的顺序)。

但是当这位亚特兰大老鹰队的超级球星持球在手时,马上又变身为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性格。

特雷-杨是一位容易被对方球迷憎恨的球员。去年季后赛首轮对阵纽约尼克斯,麦迪逊花园球馆充斥着“打爆特雷-杨”和“特雷-杨这个秃驴”的声浪,音量之大乃至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能听到。系列赛第二场时,甚至有一位球迷朝他吐口水。时任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在他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喊话特雷-杨,让他以正确的方式打球,警告他:“杨,别再骗犯规了,尼克斯队会给你上一课。”

结局大家都知道,特雷-杨笑到了最后。G5赛点之战,最后时刻命中一记30英尺的跳投之后,特雷-杨站在中场,嘲讽般地向全场鞠躬,朝尼克斯球迷挥手告别,引发现场潮水般的抗议,叫嚣将他驱逐出场。

无数的专栏文章和YouTube视频将他称作“最烦人”和“最招黑”的NBA球员。

对于这些反派的名号,身高6尺1寸,体重164磅(注:1.85米,74公斤)的特雷-杨却享受其中。垃圾话让他感到兴奋。外界的嘲讽越尖酸刻薄,他越有动力,从而打得越努力。他已习惯成为众矢之的,并逐渐学会将这些转化为前进的动力。

“特雷-杨不喜欢我这样说,但我觉得他像是得了矮人症,周遭的人都疯了一样,并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雷福德接受《福克斯体育》采访时说道,“他真的真的非常刻苦才走到今天,并不是说其他球员不够努力,而是特雷-杨没有其他球员的那些先天优势,比如运动能力,高度,速度,几乎所有方面。所以当他听到嘘声,或者听到人们说他不行的时候,他就是要证明他可以做到。”

特雷-杨的篮球之路深受父亲雷福德的影响。雷福德当年效力德州理工时,已是Big 12联盟全明星球员(注:Big 12联盟是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的一级子联盟,现有10所学校,分布在美国中部和南部的数州),1998-99赛季被《Athlon Sports》杂志评为6尺以下全国最顶尖的球员之一。

后来,雷福德总是希望儿子能超越自己的成就。清晨5点,他把特雷-杨带到基督教青年会学校,赶在上课前完成500个投篮练习。结束朝九晚五的医疗器械销售工作后,他又把儿子接上并带到健身房训练。(注:特雷-杨的父亲大学毕业后落选NBA选秀,曾短暂赴欧洲打球,有了家庭后选择回家从事医疗器械销售的工作。)

训练时,雷福德常常举着一条扫帚,在特雷-杨面前模仿高个防守球员,让他练习投篮。教他如何从大个球员的两腿之间传出穿裆好球。也教他如何在狭小的空间急停博取犯规,这也是现在常常让对方球迷深恶痛绝的一点。

雷福德说,从七年级起,特雷-杨就被场边年长一些的成年人责难,人们总是激怒他。但他极为自信,在场上博取犯规,打出高光表现时反讽那些观众。小小的身体里蕴藏着与身型极为不符的强大气场。

他藐视一切的比赛风格也激起场边观众的对立情绪,人们取笑他个子小,嘲讽他那稀疏的头发。少数时候,他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家。但他很快意识到,这些羞辱也能成为他的优势,将负能量转化为额外的动力。

随后,特雷-杨进入诺曼北高中(俄州),师从Bryan Merritt教练(目前是Tuttle高中教练)。在场下,他是个愣头愣脑的青少年,与其他同学并无二致。但在场上,他的特别之处开始展现。

Merritt教练说:“在我25年的高中篮球执教生涯中,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孩子像他一样如此有自信心和信念感。从他14岁进校第一天,还是个110磅(约50公斤)的小孩,到他毕业离校进入俄大,始终如一。在他九年级时,你常常听到他说有一天会打败詹姆斯或者杜兰特,他线岁时,在一场与母校死敌诺曼高中的对决中,特雷-杨运球穿了对手的裆,命中一记后撤步三分,随即向全场鞠了一躬。他从那时起就是个炫耀狂。

客场比赛时,Merritt教练喜欢看到特雷-杨被对面嘲讽,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雷-杨会像一头出笼的野兽,让来犯者付出代价。

随着特雷-杨成长为一名兼具技巧和射程的控卫,声名开始远扬。他将自己与那些顶尖超新星相提并论,比如国王队的福克斯,凯尔特人队的塔图姆。来自肯塔基大学,杜克大学,UCLA等名校的邀请函如雪片般飞来。

雷福德回忆道:“我认为有一件事改变了我儿子的一生,在他做出那个决定的前一周,他与我促膝而谈,‘爸爸,我想我还是离家近一点。我要待在这里,去俄大。’他说得如此坚定,我知道他不会去别的学校了。”

2017-18大一赛季,他场均27.4分+8.8助攻,成为有助攻数据统计以来,分区历史上第一位同时领跑两项数据榜的球员。

Kruger教练评价道:“他有不可思议的控球技巧,想象力,无畏精神,进攻很有侵略性。他同时兼具球场视野以及一锤定音的能力。”

在2018年NBA选秀中,手握3号签的老鹰队向下交易与拥有5号签的独行侠队互换签位,最终老鹰摘下特雷-杨,独行侠选中卢卡-东契奇。从那时起,两位新星一直被人们拿来相互比较,这也给特雷-杨带来另一种动力。

进入NBA后,特雷-杨惊艳了所有人,包括他的父亲。雷福德始终认为儿子会成功,但没想过一切来得这么快。雷福德说:“当我在推特或者《Sports Center》上看到有人说‘特雷-杨刚刚平了乔丹的记录’或者‘他刚刚打破了库里的记录’,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一切是那么不真实。”

特雷-杨在第二个赛季入选2020年全明星阵容。上赛季,他带领老鹰队闯入东区决赛,球队历史上自2015年以来的第一次。这一段有太多的高光时刻。季后赛首轮对阵尼克斯,终场前0.9秒特雷-杨抛投锁定胜利。东区半决赛G5对阵费城76人,他贡献39分7助。东区决赛G1对阵雄鹿,他砍下个人季后赛新高的48分+11助+7板。(特雷-杨在本轮系列赛因右脚骨挫伤缺席G4和G5.)

本赛季,特雷-杨以场均27.6分9.3助攻分列得分榜第四和助攻榜第三,他也有望再次入选全明星阵容。

对于儿子被外界描述成反派形象,父亲雷福德也乐在其中,毕竟他也有一份“功劳”。但对于母亲坎迪斯和她们的小儿子和两位小女儿来说,有时却很难接受。特别是去年季后赛,在麦迪逊花园球馆观赛的坎迪斯着实被吓得不轻。本来全家买了票准备赛后去看百老汇演出,差点就被现场观众对特雷-杨无情地嘲讽给扫了兴致。“这差点就毁了我们的行程,直到特雷-杨命中了那记制胜球,后来一切都完美了”父亲雷福德说完,哈哈大笑。

雷福德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比赛中的这些桥段真的能激励特雷-杨,他说:“特雷-杨渴望在下一块场地射出超远三分,看向观众,告诉他们闭嘴坐下。他想成为舞台的主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