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很谦虚、有思想的越野跑赛事总监朋友今晚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了……因为有你和你的伙伴们,很多事情更加美好!中国才有了一些口碑很好的赛事和经历。你影响和改变了不少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为你这样的人生点赞。汇跑(会跑)的申桐先生,走好!@飞轮申桐”

也许很多人对这个名字不熟悉,但是热爱马拉松和越野跑的中国人对申桐一定不会陌生。

越野跑运动的起源与徒步登山运动的诞生有着不解之缘,山地是越野跑路线不可或缺的一环,很多越野跑路线也是由徒步登山路线演化而来。

2002年,杭州的一些户外运动爱好者组织了小型的山地越野跑的活动,后来逐渐演变成“西湖越野赛”,这算是国内最早的越野跑赛事。

2009年4月,户外运动品牌公司“The North Face”举办了中国首个100公里级别的耐力越野赛“北京国际越野挑战赛”。

自2009年起,每年4月该赛事都会在北京举行,连续举办也让比赛的影响力、规模呈逐年扩大趋势”。

从2012年开始,越野跑运动品牌萨.洛蒙开始在我国各地区赞助成立越野跑俱乐部,如今已达到22个之多。

再通过赞助俱乐部负责人等有经验的专业户外运动组织者举办大型越野跑赛事,逐步扩大越野跑运动的影响力。

杭州跑山赛、康保草原马拉松、门头沟100公里、柴古唐斯越野赛等越野跑赛事都是在最近几年内接连举办。

越野跑、户外运动相关品牌也开始组建自己的越野跑队伍,并出现了很多优秀的越野跑爱好者登上世界高级别越野赛事的舞台。

申桐的老友王晓刚在5月4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里面写满了对申桐的怀念,而有些观点,也引起了各位马拉松爱好者的深思。

申桐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他觉得,以自己对申桐的了解,他大概是想要像高仓健那样处理,不麻烦别人。

王晓刚写道:人的脾气分很多种,申桐的无疑是最好相处的那一类。说话前先笑,有事找他永远都是先停下手里的活听你说,做事细致,喜欢最后来一句“你看我zeng么理解对不对”,说“zeng”字的时候右手会加一个掌切的小手势。

他与申桐相识在2011年底至2012年初,他们是当时国内比较早一批的跑步教练。

后来申桐去了汇跑,王晓刚去他们办公室谈过好几次工作的事,关于两个路跑赛事。

当时计划的是周六上午先参加另外一场活动,下午飞上海,从上海再去无锡,周日凌晨到,然后比赛。

另一场活动打招呼在先,而且王晓刚是宣传片主角,不能不去,谁料想它临时又推迟到周日,很不好意思地跟申桐解释。

由于越野跑占用的时间收益比在王晓刚的主营业务里的边缘化,2014年参加过TNF100后,就放弃了越野跑。

再与申桐搭上联系就是2017年无锡的直播解说了,2018年去跑了,却没见到他,心里还有点奇怪。

王晓刚回忆,最后一次与申桐匆匆见面是奥森100,关雅荻的跑出勇气做直播,让王晓刚选个时间,王晓刚说让其他嘉宾先选吧,最后给他定的是早上八点半到九点。

“隔着直播间的玻璃,我一瞅,这家伙又黑了几个加号。简单交接了两句,我就进去直播了,竟是最后一面。”

人世无常,王晓刚怎么也没有想到,申桐会英年早逝,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王晓刚说,申桐是不幸的,“英年早逝、天地英才”这些常规的哀悼都显得太苍白了,父母怎么办,家人怎么办,孩子怎么办,都是问题。

但他也是幸福的,他想干的事基本都干成了,而且事干得好、干得漂亮、干得叫响、干得青史留名,留给所有人一个彩色的、辉煌的、不可逾越的背影。

王晓刚没听哪一个人背后说过他不是,这就不易,有几个人能拍着胸脯说,“我也做到了”?

最为重要的是,希望大家改变一种观念,那就是觉得自己运动了就一定不会生病。

申桐37岁因为肝癌而去世,这告诉我们,癌症和运动并不是必然互斥的,并不是说你积极运动,就能够避免癌症;只有定期去做体检、买补充医疗,多存一点钱,早点定好遗嘱,在健康的时候多去看望一下父母才是正事。

王晓刚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慨,皆是因为最近几年大家对马拉松的治病效果看得太高。

德国体育医学届赫赫有名的艾伦斯特博士发现,所有运动选手中,唯独马拉松选手几乎没有患癌症的病例。

艾伦斯特博士采集了每天跑步30公里以上的马拉松选手的汗水,分析其汗水的成份,结果发现汗水中含有镉、铅、铜、镍等之重金属物质。

据此他下的结论是“每天跑30公里以上的马拉松手,自体内深处排出大量汗水的同时,亦将体内累积的致癌成份“重金属”排出体外,彻底去除癌症的根源,因此马拉松选手是不会得癌症。

根据以上的研究结论,艾伦斯特博士发表了“以排汗的方式,彻底去除体内的累积物,可预防癌症”的研究报告,艾伦斯特博士强调的“想要健康长寿,就要一天一次大量排汗。”这句话是绝对值得信赖的。

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在中国,也有很多跑马拉松之后抗癌成功的先例,正是因为这些科学研究和成功案例,让人们误以为运动和癌症是一对相斥的因素。

37岁因癌症去世的申桐,却警醒了那些运动爱好者、马拉松爱好者,不管如何锻炼,定期检查身体才永远是第一位的。

但申桐的离去,还是给我国的马拉松越野跑赛事事业,添上了一笔暂时难以弥补的遗憾。

汇跑是申桐在2014年成立的一家非常年轻的赛事公司,办公地点在江苏无锡。

这并不是一家拥有雄厚实力和地方背景、政府支持的赛事公司,甚至后面也没有强大的资本与金主给予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但是申桐全让它在众多的赛事公司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大家争相追捧和真心信赖的明星赛事公司。

在这其中,依靠的完全是汇跑在市场竞争中不断地摸爬滚打、自我提升,有着无限的创意,对待跑者永远秉承着认真的服务态度,而且自身也有着过硬的专业实力,组织和运营能力在业内都属于佼佼者。

无锡马拉松2014年才开始举办,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跻身成为国内的一线赛事,广大马拉松赛事爱好者、运动员热烈追捧,申桐功不可没。

申桐去世,无数人都在感叹,像他这样优秀的赛事策划人和组织者,实在是很难遇到。

申桐之所以能够带领无锡马拉松一跃成为广大跑者的宠儿,首先一点在于他们有着极为新颖的创意。

申桐将无锡马拉松的跑道设置在3月的太湖之滨,三月的太湖之滨,樱花盛开,被称之为最美赛道。

申桐为无锡马拉松设置的主题色是粉色,而汇跑组织的无锡马拉松最为为大众所记忆的,便是那件粉色的“小背心”。

参与跑步赛事的除了英姿飒爽的女子之外,更多的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让这些汉子穿着粉色的小背心跑在跑道上,成为了一道搞怪又靓丽的风景线。

很快,无锡马拉松的搞怪创意风靡了朋友圈,在传播与影响上打了漂亮的一仗,让无数人记住了这个年轻而有活力的新兴赛事。

如果说,一家赛事公司让人喜爱的因素是他无限的创意与活力,那么他之所以能够受到众多跑者的信赖,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对待赛事的严谨、赛事结构机制设置的合理,以及贯穿始终的为跑者服务的理念;申桐曾经说过:

“‘尽最大努力保障选手的安全’永远是汇跑赛事的第一目标,在大型赛事起终点人流导引疏散、全赛道生命保障等问题上,我们一直都有着巨大的投入,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在未来,这些问题仍然是需要进一步加强的。在这些问题上,无论投入多大都是值得的。”

2021年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举办了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

比赛当天因为遭遇极端天气和失温等原因,整个赛事共有21名参赛选手遇难,八名选手受了轻伤,这已经是属于重大的伤亡事故。

根据事件经历者口述,比赛前当地已刮起了大风,往上跑的过程中风雨变大还夹杂着冰雹。

根据最后一位退赛选手口述,她前往CP3的路上没发现路标,到达站点后只看到两名工作人员,而且没有补给。

当她来到CP4站点享受热食时已是下午4点,而白银市消防救援支队在下午3点34分就已接到报警电线站点的工作人员不仅没有告知她其他参赛选手正在等待救援或是出现失温的情况反而鼓励她继续比赛。

这场挑战赛本来设置了一百公里、五十公里、五十公里(升级组)、二十五公里这四个组别。

但是那段时间北京的天气情况非常不好,临近赛事开始,申桐几乎每天都会对着天气预报发愁。

由于近十五天的天气实在太恶劣,即使天气预报有可能会出现偏差,但是申桐绝对不会拿跑者的生命安全去赌那一点偏差。

事实上,但凡组织过赛事或者参加过赛事的专业跑者都会知道,做出一个取消比赛或者取消某一个组别的比赛对赛事方来说是多么艰难的一个决定。

因为一旦取消,就意味着他们在那一长段时间内的辛勤准备全部都会付之东流,这并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决定的事情。

但是申桐却是坚定地选择了取消,他说过,尽最大的努力保障选手的安全永远都是第一原则。

一旦发生泥石流、塌方或者道路中断,这些天灾只需出现一个,对于选手的人身安全来说都是不堪设想的事情,绝对会危及到选手的生命。

多年的赛事经验让申桐深刻地意识到,赛事的保障和服务要完全做好,并不完全是等于为选手提供无微不至的保姆式服务,更要做好前瞻的判断,从源头就考虑到选手的人身安全。

其次,还要做好对参赛选手的强制装备检查,这一定是重中之重,必须做到最严格,正如北京TNF100所做的那样。

二者相加应当满足他们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到终止比赛之前的全部时间里,足以相对“从容”地生存在整个赛道所处的山地区域之内。

事实证明,申桐那一次取消一百公里比赛的决定是明智的,正是因为他永远将选手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将赛事方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才能够从更为专业的角度出发和考量,带给选手们更安全和优质的比赛环境。

申桐的离开,带给跑友们思考,运动,真的和健康会完全挂钩吗?和癌症完全互斥吗?

而申桐的离开,也引起整个赛事圈的反思,下一个对待赛事严谨、专业、像教科书一样的中国越野赛赛事总监,将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