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每天你乘坐地铁,你前面的男士会让你先行至少决不会和你拥挤在一起。你到达公司厚重的玻璃门前,身边的男士会给你拉开门等你通过。甚至到了电梯间,你离电梯的按钮稍微远一点,靠近的男士会很礼貌地问候再替你按下按钮。

一个清晨,在到达办公桌之间经历这样的路程,足以让一个相貌平平的东方丫头相信自己在西方绅士的眼中是一个美女;也足以让一个爱情还未开花结果的未婚女性对今生今世还可以嫁出去充满了信心。

身边的男同事每天都衬衣袖线鲜明,衣领坚挺,裤线笔直,皮鞋锃亮。和他们混得久了才知道,他们每天的出门的功课不会比一个女郎做得少:梳理头发,刮干净胡须,喷古龙水,擦亮鞋子,出门之前冲镜子微笑检查牙齿。不仅仅如此,有一次开小组会议,一个兄弟对另外一个兄弟说:我实在忍受不了你了,居然穿米黄的裤子深蓝色的袜子,太没有品位了。坐在身边的我大吃一惊并开始同情,原来装扮成一个绅士也要从头武装到脚。

有时候会在午餐时间在各写字楼的楼层间看那些行走过的年轻白领,才发现无论年纪老少,凡衣着鲜亮者,多也玉树临风。可见人靠衣服宝马金鞍这样的道理,也是古今中外共同的道理。

其实绅士是什么也是一个模糊定义。办公室三个好兄弟,一个是冰球迷,有一次在深夜和朋友聚会的时候看见他身穿红色的球衣宽大的运动裤,头发乱蓬蓬地拿了一个助威的小喇叭散场回家。如果不是他招呼我,我还会以为那一群球迷是高中生的小痞。

另外一个则是摩托车手,驾驶一辆没低过160公里时速的重型哈利(摩托车品牌),别人用1个小时的路程在他却可以缩短到30分钟。他和3号公路上的每个警察都打过交道,惟一没有给他开超速罚单的那个警察是在检查他的驾驶执照时发现他们是同一姓氏,而那是一个古老而不常见的德国姓。

而那不慎穿米色裤子配蓝色袜子的兄弟,在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服过海军兵役并且肌肉发达,他在办公室的时候是一个金融分析师,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他总穿的那一套防水衣。

然而无论是摩托车手,还是冰球迷,他们一走进办公室都衣冠楚楚、牙齿洁白、眼神温和。有一次问他们这番的装扮是为什么,他们都露出迷惑眼神。说这个道理太简单,卖什么吆喝什么,做专业职业就要有专业化的包装。

前一段时间,看英国BBC新闻网讨论现在即使是绅士的原产地英国,街上的绅士也越来越少。你再也看不见拿雨伞、戴礼帽的绅士在街上对女士鞠躬了。这个根本就是一个强人所难的问题,你在街上早已经看不见穿鲸鱼裙、戴花边草帽的淑女,为什么还要求男士总穿燕尾服并文质彬彬?

其实只要是世界的经济尚好,白领的工作越来越多,那么他们无论是不是包装得西装革履,只要在街头有人让路,拉门,递纸巾,我们都愿意给他们盖一顶大帽子:绅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