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随时随地都在散发苏点的朱一龙大宝贝,我爱死了他行礼鞠躬的时候,卑谦的弯下腰做的一系列手势,感觉像复古欧式礼仪,非常的优雅撩人。

丑对小女孩的鞠躬是我喜欢的,就像是一个人很绅士的对待自己心爱的女孩发出诚挚的邀请(当然丑和小女孩只是心灵上的伴侣,他们是纯粹的),丑的手势优雅迷人,被牵走的小女孩如同一个尊贵的小公举。

丑在卸掉面具之后在舞台上的鞠躬以及喝酒给他人的鞠躬又不一样了,舞台鞠躬小丑的腿是弯的,他的鞠躬屈膝很虔诚,还带着自身的卑微感。

小丑居的鞠躬让我联想到面面,虽然是同样的动作,但是这又明显和面面的鞠躬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小丑的鞠躬是自卑和尊重的,而面面的复古欧式鞠躬略带戏谑嘲讽,玩世不恭和小变态。

所以除了朱一龙本人对粉丝的鞠躬之外,在角色里我最偏爱面面和丑的欧式鞠躬。就面面和丑的人物身份上来说,他们本身与这些迷人的绅士动作就反差很大,但是这种演绎却凸显得足够戏剧化,又不让人出戏,所以很带感。

然而也有特例,同一个动作就豆子感觉最不对劲,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为什么豆子做出来我只想哈哈哈,果然只有豆子能使我幻灭!

朱一龙演戏时将灵魂注入每个角色,不同的人物做同样的动作,会细节到使每个动作幅度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他是一个会灵活调动微表情和肢体语言为表演服务的演员,也是一个把教养刻在骨子里的细节控,所以他的戏真的很多细节,值得我们一遍遍的品味。

朱一龙这个人既然可以把肢体动作做得这么绅士优雅、好看到位,怎么就跳舞让人一言难尽呢?我表示怀疑他是还没有挖掘出自己的跳舞潜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