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石油和经济部长阿里·塔尔胡尼悲观地认为:现政权高官的上位几乎都依靠着外部势力的帮助,包括钱、武器,以及人际关系等,这种情况下,90%的利比亚人利益将无法得到满足。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才扬发自的黎波里 11月22日,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凯卜正式宣布成立过渡政府并公布过渡政府人员名单。当天中午,本报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手中提前拿到了一份名单。虽然该知情人士信誓旦旦地表示,名单上都是最终确定的人选,但从凯卜晚些时候发布的结果来看,约有一半的政府部长人选都发生了变化。匆忙间的大变动,无疑是过渡政府内部进行政治斗争与妥协的结果。

两天后,过渡政府在首都的黎波里的中心举行了宣誓就职仪式,包括凯卜在内的19名政府成员出席仪式。他们右手按着古兰经,面对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贾利勒庄严宣誓。利比亚的复兴重建伴随着过渡政府的成立揭开了崭新的一幕,但站在现政权高官背后的无形力量又将带利比亚走向何方?

曾在国外生活30多年的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阿卜杜勒-拉希姆·哈立德·阿卜杜勒·凯卜是新政权中的“海外派”。他1950年出生在的黎波里,23岁获得的黎波里大学学士学位,随后留学美国。他先后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2005年,他创建了利比亚国际能源与技术公司,成为了一个企业家。

其后5年时间里,他在阿联酋的一家石油学院任职。利比亚“倒卡”初期,凯卜来到班加西,全程参与了过渡委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

如今,凯卜“贵为”总理,他的背景和出身是其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一方面,凯卜曾长期在美求学、生活,具有浓厚的西方背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西方通”,选择他可以拉近利比亚过渡政府与西方国家的距离;另一方面,与反对派前任过渡政府总理吉布利勒不同,凯卜出身“清白”。他从未担任过任何卡扎菲政权的职务,而吉布利勒就曾为卡扎菲担任高级经济顾问。

另据的黎波里一个青年革命委员会称,凯卜对他们给予过极大的经济支持,足见凯卜个人的财力也不容小觑。当然,凯卜本身也有弱点。上台初期,他曾在11月10日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大声呼吁所有利比亚青年人放下武器,拿起纸笔等工具,投入利比亚重建。但是两天后,利比亚扎维耶和沃法纳两个武装派别又发生冲突,多人死亡。所以,凯卜的政治影响力被外界认为需要进一步巩固。不过,有了西方势力做后盾,凯卜的总理之位稳稳当当。

新成立的过渡政府包括一名总理、两名副总理和24名部长。其中,两名部长是女性,这是利比亚妇女历史上首次担任部长职务。女部长之一的法提玛·哈姆·卢什是具有爱尔兰国籍的班加西人。她今年53岁,曾在爱尔兰生活15年,是一名医生,她的父亲曾被卡扎菲政权囚禁三年之久。

抓获卡扎菲父子的两大“功臣”法伍兹-阿卜杜勒-阿里和奥萨马-朱瓦利上校分别出任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用战功和军权换职位,过渡政府平衡军队利益的举动自不待言。

曾经的石油业高管哈桑·齐格拉姆被任命为财政部长;而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前高管阿卜杜拉赫曼·本·耶扎则被任命为石油部长。耶扎原本也是利比亚石油委员会高官。他曾供职的意大利埃尼集团,是意大利第二大国家控投集团公司,也是世界第七大石油集团公司。分析人士认为,耶扎的当选预示着今后利比亚与意大利的石油合作将会突飞猛进。

众位部长中,只有外交部长阿舒尔·本·哈耶尔来自利比亚东部的德尔纳,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交官,对他的能力和工作经验,外界全然不知。

利比亚前石油和经济部长阿里·塔尔胡尼由此悲观地认为:现政权高官的上位几乎都依靠着外部势力的帮助,包括钱、武器,以及人际关系等,这种情况下,90%的利比亚人利益将无法得到满足。塔尔胡尼还透露,过渡政府中的外国势力除了美意等国,还有亲美的海湾国家代表卡塔尔,后者对现政权影响颇深。

如果按照地域区分,过渡政府新上任的高官们又可分为东部“班加西派”、西部“的黎波里派”和南部“山区派”等。

这些势力和“海外派”的因素犬牙交错,相互影响、相互依靠也互相利用。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很多政府领导人具有西方背景,但是更多实权掌握在利比亚其他派别中。

拥有4万军队的的黎波里革命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纳吉尔在一次专访中告诉本报记者,现任政府做得好不好,他们都看在眼里,监督政府高官们的行为。他表示,如果现政权违背人民的意愿,他们随时有力量更换政府,并推举人民想要的领导人。

近两天来,已有证明显示:虽然过渡政府高官可能会得到西方支持,但西方未必能发挥重要作用。

11月27日,数百名奈富塞山区的柏柏尔人将凯卜总理府团团围住,凯卜在安保人员簇拥下狼狈逃出总理府,柏柏尔人要求他们的利益得到满足,并要求政府中要有他们的席位。柏柏尔人军队是当时率先攻入的黎波里的军人主体之一,但目前这些力量自身既缺少一个看得见的领导人,同时与利“过渡委”的联系也比较疏远。

来自米苏拉塔的派系也要求在利比亚新政府中被赋予最多权力,理由是他们承担了最重的武装斗争任务,而位于班加西的派系只不过在做一些行政工作。

此外,一些最开始参与革命的政治领导人未能分享到“胜利成果”而公开表达不满,利比亚过渡政府青年与体育部长塔比尔-法特希11月27日宣布辞职,他在班加西领导的抗议活动被认为是利比亚革命运动的导火索。不过,法特希仅被任命为青年与体育部长。因对结果不满,他索性没有参加过渡政府的宣誓就职仪式,并在稍后辞职。

目前,利比亚政府基层服务人员很多仍是原政府部门服务人员,因此利比亚社会生活各方面仍得以运转。而相形之下,围绕新政权权力分配进行的公开角力,远未在过渡政府成立后结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