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在巴黎的中国人中,陈太是极辛苦的一个。每天天刚亮她就起床了,拉开帘子,法国大农村的晨曦扑面而来,满目荒凉的道路和及膝的长草。她飞速地收拾好,就出门往地铁站走。

这样一条地铁,将她从巴黎人所谓的“外省”、其他所有人眼中的“巴黎郊区”呼啦啦拉到了巴黎城内。不过是如同海淀到西城的距离,却是完全的两个世界。

陈太在德彪西街上开一家快餐店。店面小巧精致,门口亮着彩灯,写着“日餐与中餐”。巴黎华人开快餐店,总是把日本料理的名头也挂上去。橱窗里是各类简单的家常小炒,按重量计价,客人点好菜,陈太将菜放进微波炉一热,便可端上桌。一只饺子0.6欧元,100克青椒炒牛肉3欧元。如果节制些点并说清楚自己需要的重量,一顿饭花费在8欧元左右。但如果不说清楚,陈太可以让价格变成20欧。来猎奇的法国人通常是后者,而犯乡思的中国人自然是前者。

陈太的店位置极好,临近华丽的圣日耳曼大道,不多远便是纸醉金迷而又文艺忧伤的拉丁区。陈太每个月要付8000欧的租金,每个月的盈余都寄回国内。陈太的老家在上海,每每碰到国人来就餐,她都会兴奋地聊上很久,如有上海人就更加热情,他乡遇乡音简直令人涕泪俱下。

在巴黎开餐馆的华人都清楚,自己的饭菜与国内相比,是天价。巴黎市政厅旁边的福来居湘菜馆,一盘香辣片片鱼15欧,分量却是一人吃都不饱。天天客满的火锅店,通常人均20欧。从烤鸭店买切好的烤鸭带回家,半只28欧。“没办法,这里什么都贵。”陈太叹了口气。

大部分在巴黎的中国人,会在中国超市里挤破头,会在“外省”住着便宜的居室,会在摊位后茫然地等待着客人。其中最多的是温州人,其次便是香港、台湾、福建、广东等地的人。有人是拖家带口,有人是独自西来,而后再联系家里,把家人一个一个地带过来,其势头之义无反顾,简直像传销一样。一位温州女孩对我说:“其实这就是为了赚点外汇差价。巴黎哪里比国内好了?”她有一位女同学被亲戚带过来帮忙,年后要回温州去了,因为家里已经给她找好了对象。

中国人似乎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表现出惊人的凝聚力。陈奕迅来开演唱会,地铁上熙熙攘攘清一色的黄面孔。巴黎13区是出了名的中国城,便宜、吵闹,满大街的温州货。说国语即可通行于13区。意大利广场边是越南米粉店的聚集区,但大部分是中国人开的,菜单上还有春卷和饺子。还有很多华人将自己本来不大的房间隔出一二小间以供出租,成了小小的家庭旅舍,半夜能听见隔壁的呼吸声。超市里能看到熟悉的旺旺雪饼、老干妈、阳春面,价码与国内无差,只是人民币的符号换成了欧元。也有很多法国人来中国超市买菜,因为相对便宜。

年轻一些的巴黎华人,常常野心勃勃。一口流利的法语是必备的通行证,在巴黎说英语的永远是游客。男生最好能在银行、律所等很有派头的单位供职,女生则需有一位体贴入微的法国情人,盛装相携出入高级会所。偶遇一位女生,与我说起她和国内的男朋友同来巴黎打拼,男朋友帮助她很多,却分手了。“他以为我这样就过不下去了,可是我偏要争这口气,我偏不回国,活给他看。”女孩抬起下颌,目光很孤傲。后来她找到了一位法国男朋友,我们没再联系过。

去警局登记报案的总是中国人最多,因为中国人有钱又好欺负。一次在金光闪闪的老佛爷百货,我亲见一位中国游客去柜台购买香奈儿的包包,一张张点出了2780欧的现金。外国人习惯刷卡,而国人似乎总感觉没点现钱在身上就不踏实。于是常被盯上,被偷还算幸运,被抢、被打才可怜。

海明威说,如果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的一生,巴黎都将与你同在。周日歇业的时候,陈太偶尔会踱步到小店附近的卢森堡公园,看一看青葱的春色。阳光灿烂得耀眼,花树一丛丛清丽可人,宁静的小湖边情人交颈呢喃。这样的巴黎,令人恍惚失语。

我认识的在巴黎的中国人中,陈太是极辛苦的一个。每天天刚亮她就起床了,拉开帘子,法国大农村的晨曦扑面而来,满目荒凉的道路和及膝的长草。她飞速地收拾好,就出门往地铁站走。

这样一条地铁,将她从巴黎人所谓的“外省”、其他所有人眼中的“巴黎郊区”呼啦啦拉到了巴黎城内。不过是如同海淀到西城的距离,却是完全的两个世界。

陈太在德彪西街上开一家快餐店。店面小巧精致,门口亮着彩灯,写着“日餐与中餐”。巴黎华人开快餐店,总是把日本料理的名头也挂上去。橱窗里是各类简单的家常小炒,按重量计价,客人点好菜,陈太将菜放进微波炉一热,便可端上桌。一只饺子0.6欧元,100克青椒炒牛肉3欧元。如果节制些点并说清楚自己需要的重量,一顿饭花费在8欧元左右。但如果不说清楚,陈太可以让价格变成20欧。来猎奇的法国人通常是后者,而犯乡思的中国人自然是前者。

陈太的店位置极好,临近华丽的圣日耳曼大道,不多远便是纸醉金迷而又文艺忧伤的拉丁区。陈太每个月要付8000欧的租金,每个月的盈余都寄回国内。陈太的老家在上海,每每碰到国人来就餐,她都会兴奋地聊上很久,如有上海人就更加热情,他乡遇乡音简直令人涕泪俱下。

在巴黎开餐馆的华人都清楚,自己的饭菜与国内相比,是天价。巴黎市政厅旁边的福来居湘菜馆,一盘香辣片片鱼15欧,分量却是一人吃都不饱。天天客满的火锅店,通常人均20欧。从烤鸭店买切好的烤鸭带回家,半只28欧。“没办法,这里什么都贵。”陈太叹了口气。

大部分在巴黎的中国人,会在中国超市里挤破头,会在“外省”住着便宜的居室,会在摊位后茫然地等待着客人。其中最多的是温州人,其次便是香港、台湾、福建、广东等地的人。有人是拖家带口,有人是独自西来,而后再联系家里,把家人一个一个地带过来,其势头之义无反顾,简直像传销一样。一位温州女孩对我说:“其实这就是为了赚点外汇差价。巴黎哪里比国内好了?”她有一位女同学被亲戚带过来帮忙,年后要回温州去了,因为家里已经给她找好了对象。

中国人似乎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表现出惊人的凝聚力。陈奕迅来开演唱会,地铁上熙熙攘攘清一色的黄面孔。巴黎13区是出了名的中国城,便宜、吵闹,满大街的温州货。说国语即可通行于13区。意大利广场边是越南米粉店的聚集区,但大部分是中国人开的,菜单上还有春卷和饺子。还有很多华人将自己本来不大的房间隔出一二小间以供出租,成了小小的家庭旅舍,半夜能听见隔壁的呼吸声。超市里能看到熟悉的旺旺雪饼、老干妈、阳春面,价码与国内无差,只是人民币的符号换成了欧元。也有很多法国人来中国超市买菜,因为相对便宜。

年轻一些的巴黎华人,常常野心勃勃。一口流利的法语是必备的通行证,在巴黎说英语的永远是游客。男生最好能在银行、律所等很有派头的单位供职,女生则需有一位体贴入微的法国情人,盛装相携出入高级会所。偶遇一位女生,与我说起她和国内的男朋友同来巴黎打拼,男朋友帮助她很多,却分手了。“他以为我这样就过不下去了,可是我偏要争这口气,我偏不回国,活给他看。”女孩抬起下颌,目光很孤傲。后来她找到了一位法国男朋友,我们没再联系过。

去警局登记报案的总是中国人最多,因为中国人有钱又好欺负。一次在金光闪闪的老佛爷百货,我亲见一位中国游客去柜台购买香奈儿的包包,一张张点出了2780欧的现金。外国人习惯刷卡,而国人似乎总感觉没点现钱在身上就不踏实。于是常被盯上,被偷还算幸运,被抢、被打才可怜。

海明威说,如果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的一生,巴黎都将与你同在。周日歇业的时候,陈太偶尔会踱步到小店附近的卢森堡公园,看一看青葱的春色。阳光灿烂得耀眼,花树一丛丛清丽可人,宁静的小湖边情人交颈呢喃。这样的巴黎,令人恍惚失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