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出门上班,在门口换鞋,看见鞋柜上摆着的日历,12号那天上面被老婆贴了张便条,是小姨家刚出生的儿子百天请客吃饭。我看着日历,在门口楞了很久。

出了家门就有些精神恍惚,在地下车库拉车门拉了好几次都没拉开车门,然后才恍惚过来车锁都没开。一整天精神都很恍惚,好在今天也没什么活。

感觉2015年才刚到,1月份时候的一些场景还历历在目,一晃,都已经5月了。5月了。

曾经以为有些事情随着年月流去总会淡忘的,时针分针秒针一圈圈的转,原来,已经7年了,似乎已经够久了吧,已经久到连你的样子都慢慢模糊了。

傍晚的时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寻了个借口说在公司里加班,晚些回去。现在坐在除了我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

其实早就想写下一些东西来了,但自己文笔实在是捉鸡,连曼均都不到,怕在曼吧众大神前丢人。但今天白天一整天思绪都不大好,想了很久才决定来写这些。

本科大四那年努力了一把,考上了研究生,虽然也不是特别牛逼的学校,但专业还算不错。

从机场坐了很久的出租车才到了学校,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当时的出租车司机到底有没有坑我。

也可能是吃到了辣椒籽,当时眼泪就下来了。那一顿饭我就基本没动过筷子,就每个菜尝了尝,然后就是喝酒喝酒,然后,也没然后了,我来学校第一顿饭就喝醉了。

记得当时第一次去球场踢球时,我穿了件03小贝的球衣,胸口赞助商当时还是沃达丰。

那是我在前一年小贝转会去皇马的时候买的,是正版球衣,去上海玩的时候买的,因为当时我怕以后就买不到了。结果几年后淘宝兴起,各种盗版球衣你想要谁的就可以给你来一沓。

那时候有一次去踢球,踢了一会在旁边休息的时候,一个哥们过来和我打招呼,我才发现原来他穿了一件范尼的球衣,比较巧的是和我的球衣一样,也是03年主场那款。

都是曼联球迷,那自然就好说话,和他也蛮快就熟悉起来了。之后也经常一起踢球,当时他还经常调侃我说小贝都已经去皇马了,结果没过多久,范尼也去了,真的是造化弄人,很悲哀。

那人和我一样,也是新生,只不过他是本科新生,比我小4岁。就姑且称他叫小陈吧。

小陈这人怎么说呢,天生一副好皮囊,长的真挺帅的,而且也很爱运动,所以身材也不错,就是个子不是很高。这货挺风流的,我记得我研一那一年里,和他一起踢球时就有不下5个不同的女生给他送水什么的。让球场上其他男生都挺羡慕的。

05年夏天重庆很热,果然中国四大火炉之一没有白叫,那个夏天我没有回家,留在学校。

其实我也是想回家的,只是当时我导师的缘故。他和他朋友一起开了个公司,然后导师就把我还有另外两个学生一起拉去实习上班。

宿舍里没空调,夏天的时候实在没法待,然后就在离学校不是很远的地方自己租了间房子 ,两室一厅。

其实当时早就想出去租房子了,因为重庆的东西实在是吃不惯,什么都是辣的,而且还有很多的花椒,我非常讨厌吃花椒。

我去念研究生之前身高181,体重有150斤,念了一年下来,瘦到连130斤都不到了。

那年10月份,一次踢完球和小陈在操场边喝饮料,他突然问我想不想找个人一起租房子分摊一下房租。

我楞了一下,说要是你小子就给我滚,妈的天天带女朋友回来晚上还让不让我睡觉。

我一听是个女的,其实心里还挺开心来着,想想和一个女生住也不错,但也还是回了他一句丑女别给我领过来。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小陈这货当时在另外一个学校新泡了个妹子(这里插几句,小陈这货在把妹这方面真的是非常在行,我毕业以后还听说他和我们学校外语院的一美女老师有过关系,不过不知道真假,我也没当面问过他,反正总之,“”一个。)

好了,言归正传,当时小陈在另外一个学校把了个妹子,那个妹子班上呢有个女生,那个女生挺惨的,大一进来分宿舍的时候由于她们班女生人数问题,刚好3个宿舍注满多了她一个人,于是她就一个人被分到其他班女生宿舍。

不是一个班的,平时的时候也处不到一起,所以那女生和她宿舍其他人关系不是很好,据说和宿舍里另外一女生有点小矛盾,再加上宿舍条件也不是很好,所以想出来住。

后来有一次小陈去她女朋友学校那边去玩,听说了这事,还没见过那女生是丑是美,立马就想到了我(我真该谢谢他),和他女朋友说我一哥们现在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那哥们人品超好没的说,让她女朋友去问问那女生高不高兴,如果愿意可以先去看看。

然后,在那次和小陈踢球之后过了三天,小陈和她女朋友把那女生领了过来看看。

那天是星期五,下午学校里没什么事,所以中午的时候我就去了导师公司里,刚好那天下午公司另外一个老总要出去和客户谈生意,本来老总是要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去的,不过其中一个突然家里出了点急事去不了了,所以就带上我一起去,让我去见见世面也顺便撑撑场面。

去见客户总得正规一点,所以我先跑了趟商场,买了套西装还有皮鞋,然后再去了理发店,把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觉得自己顿时就挺人模人样了,还算帅气。

后来那天和客户谈完之后,老总顺道把我送了回去,我回去的时候小陈他们已经在楼下等我了。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突然很庆幸那天老板临时把我带去见客户,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这么西装革履的穿着。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她,在楼下,那时候是傍晚,夕阳照在她脸上看上去还挺不错,长发,个子大概160出头,挺瘦的,嗯,是我喜欢的类型。

刚把他们领到楼上,老总就打电话给我,说刚刚下午的时候有两份文件放我包里忘了拿了,让我现在送去公司,我也只好立马再赶去公司,让他们自己随便看看。

去公司一来一回差不多四十几分钟,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小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那姑娘还算满意,可以过来一起租,估摸着过两天就会过来。我一听,还有些小激动。

过了两天,是星期天,那天本来想睡个懒觉,结果早上的时候老总给我打电话,说上次那个客户今天会来公司继续谈,让我也过去一趟,没办法,只好也起床。

洗漱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接了以后那边人问:是xxx么?我是xxx。当时我就反应过来,是那姑娘,她说她马上到楼下了,能不能下来帮她搬一下东西,我说好。

洗了把脸然后套了件衣服就下去了,等了一会,她就坐出租车到了,行李不算很多,两个小箱子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然后就帮她把东西提了上去。

因为还要赶去公司,也不能帮她整理,和她说了下让她自己整理东西,给她了把钥匙,然后就匆匆出门了。

那天下午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突然想吃鱼,就去了趟菜场,买了条鲫鱼。那个时候我的厨艺已经小有进步了,做的东西我自己吃吃觉得挺不错了。

回去的时候她不在,大概出门了,我也没管她。进了厨房把鱼收拾了,开始做晚饭。

从我自己租房子开始我晚上基本都是在家自己烧了吃,从小到大一直吃的都是比较清淡的,不喜欢吃辣,而且江苏这边的菜有些偏甜,从小吃惯了这样的口味跑重庆去的确在吃这方面挺遭罪的。煮了些粥,烧了红烧鱼,炒了个素菜,一顿吃不完放冰箱里第二天还可以吃一顿。

炒菜的时候她回来了,拎了个大塑料袋,是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她看见我在炒菜还很好奇的看了一会。

后来的时候她和我说过,她一开始就对我印象很好,不是因为小陈的胡吹,因为第一次见面时我西装革履穿的很正式而且她觉得我穿西装的样子挺帅的,还有就是我会烧饭,所以她觉得这个男生应该是不错,对我印象一开始就挺好。

我的胃一直不大好,因为我以前初中的时候学校食堂的东西不好吃,不好好吃饭结果就得了胃病,所以我晚饭的时候喜欢喝点粥。

吃饭的时候她没有吃很多,喝了一碗粥,吃了点鱼和菜。我知道我自己烧的味道可能偏淡了点,问她是不是不好吃,她说没有,挺好吃的,只是她饭量一直很小。

和她聊了聊,知道她家是四川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她母亲已经去世了,家里还有个弟弟,不过她爸是做小生意的,家里条件也还不错。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因为之前都是一个人住,所以很习惯性的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

在客厅喝水的时候她从房间里出来,然后就很尴尬的楞住了,我很不好意的笑笑立马闪进了房间里。

那天睡觉的时候感觉很特别,感觉就是和以前不一样,因为现在屋子里除了我还有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生,感觉上去不错。

本来想叫宿舍里的人一起的,结果老大说要和她女朋友一起,老二和老三更惨,他们两个跟的那个导师惨无人道的压榨了他们的空余时间,小陈那货估计也不高兴的,我连问都没去问他。

晚上的时候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她回来了,我突然想要不就邀她一起去好了,其实我也是从那时候起萌发了追她的念头。

当时我怕她拒绝,没有问她高不高兴一起去看电影,我换了个说法,说之前帮了一朋友的忙,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本来想叫我们宿舍的人一起的,不过他们都没空,现在找不到人,你高不高兴一起去。

后一天晚上的时候和她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那天她穿了件连衣裙外面套了个小外套,垮了个小挎包,穿了还有一双平跟鞋,让我顿时眼前一亮。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无论美丑胖瘦都敢把穿出去,街上也没那么多黑丝啊什么的。

晚饭吃的是必胜客,也只有这种西式快餐全国都是一个味道,关键是不辣。我记得我第一次在重庆吃KFC时服务员给过我一包辣椒粉,当时就醉了。那顿晚饭吃的还挺happy的,她说她是第一次吃,之前一直想来吃但总没机会。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很正确的。

因为之前说是别人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所以那天我提前先去买了票。那时候的电影票也还没现在这么贵。

我个人觉得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是整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最好看的一部,之后的每一部我也都有去电影院看,但没有哪一部能再让我有那样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之后看的每一部她都不在吧。

她之前没看过哈利波特的书和电影,所以我边看还会边和她解释。看完了那部之后她也喜欢上了哈利波特,约好下一部上映的时候继续一起看。本以为06年的时候第五部能上,结果一直到了07年才上映。

那天到家了她突然问我有前面三部的哈利波特么,刚好我之前在电脑上下载过,于是就很愉快的一起看,一直看到了凌晨4点多。

我那时候还是早睡早起的好孩子,每天早上7点过点就会起来。其实我早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我在导师公司里的工资是按我去的时间算的,去的时间多工资拿的也多,所以我只要有空我都会去。她如果一二节课有课也会起的早一些,如果没有课我也不知道她会几点起来。

早上的时候我做不做早饭是看心情的,心情好了会煎个饼下个面或者煮点粥什么的,心情一般我就出去买点吃。她住进来以后我早上如果自己做早饭的话也会给她留一些。

晚上的时候我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回来自己烧的吃的,一开始的时候她也经常在外面吃了回来,过了段时间她也慢慢经常回来吃了。后来她大概觉得我经常做饭给她吃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提出来说以后帮我洗洗衣服,当然洗衣服大部分也都是用洗衣机。其实租房子的时候是我导师帮的忙,这是他一亲戚家的房子,所以家里的电器什么的倒也是挺齐全的,被褥也都有。

到了11月份的时候天气也有点凉了,有一次下大雨,那天我没有出门,因为那天家里的煤气罐里没气了,我在家等换煤气罐的师傅送煤气罐过来。

我看外面下大雨还在想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她要不要给她送伞过去,因为我记得她早上走的时候是没带伞的。结果我在犹豫的时候她回来了,全身都淋湿了。真是个傻姑娘,下大雨还赶什么,都不知道问同学借把伞。

她回家的时候煤气还没送过来,也不能洗澡,所以我给她用吹风机吹了吹头发,让她把湿的衣服脱下来把身上擦干,我看她貌似脸色不大好,就让她先躺床上去了。

下午4点多的时候雨小了,送煤气的师傅也送煤气过来了,我敲了敲她的房门问她要不要洗澡,里面没回应,估计她已经睡了。

后来我烧好了晚饭,再去敲门问她要不要吃完饭,她没回我,但我听到里面有动静,我刚转身,就听到里面磅的一声,我再敲门还是没反应,我就没管那么多立马就推门进去了。

我进去的时候看见她一只手搭在床头柜上,原本床头柜上的杯子摔到地上摔碎了,我刚想说她怎么这么不小心,一看她脸上神色很不对劲,我反应过来出事了,结果我用手去试了试她的额头,很烫,果然是发烧了。

因为我才在这边住了没几个月,没生过病,所以家里没有备药,还好当时雨差不多也停了,我就想拉她起来带她去医院。结果我刚把被子掀起来了点,就发现床单上一滩血。我真的立马呆住了。

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虽然生物以前学的不好,但我也反应过来她大姨妈来了。

我刚想问她你卫生巾在哪我去帮你拿,结果她就说家里的用完了,能不能让我帮她去买。

我看她都病成这样了,肯定也只能去。我让她先躺着,我去买了回来再带她去医院。

跑到外面小超市面对货架我就楞住了,一排货架上全是卫生巾,而且凭我的人生经验加上电视广告,我知道卫生巾里面肯定也是分种类的,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该买哪种。

大妈听了说:哦,知道了。然后指着一种卫生巾接着说:如果是第一第二天来月经呢,要用这种加长款的,因为第一第二天来的量会比较多。然后又指着另外一种说:晚上睡觉呢最好用这种有护翼的,防侧漏的。然后又指了指另一款说平时白天用呢那种也就行了。

那是我第一次买卫生巾,之后我还买过好多次,只是为她买的只有那么一次,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我还会因此面红耳热。

多年之后,人还是那个人,只是长了这么些岁数,早已不像二十出头时那么害羞局促,一切轻车熟路的仿佛是自己用的一般。

买完回去之后收拾了一下,就带她去医院。发烧加痛经,这滋味,反正男同胞是肯定都没经历过的。

我是扶着她走路的,她靠在我身上慢慢走。女生的身上都有一种香味,不知道是不是体香抑或是洗发水沐浴露的味道,她身上也有,很好闻。让我闻的心猿意马。

打车去了医院,挂了号,打点滴。我搬了个凳子坐她旁边,怕她无聊,和她一起听我的MP3。那时候周杰伦的十一月的肖邦出来了,我作为忠实杰迷自然也都下载了。第一首听的是发如雪,她觉得好听,于是我就连续听了几遍,然后是枫,夜曲,都是些伤感的歌。也都是杰伦很经典的歌。

听到这里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生病心情不好加上接连听了好几首伤感情歌,她突然来了一句:不知道很多年以后,会不会有哪个男的,祭奠我和他的爱情。

打点滴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就睡着了,靠着我肩头。因为要看着瓶里的药水输完叫护士换,所以我没敢闭眼睛,一直盯着看。

等挂完水已经晚上7点多了,我轻轻摇了摇她的头,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嘟囔问了句好了?我说恩,回家吧。她的烧已经退了好些了,只是姨妈来了还是有些疼,打车到了楼下,在楼梯口我二话不说,直接做了个背人的动作,她楞了下还是伏在我背上。她的体重很轻,背起来也很省力。

到了家先给她放了一浴缸水让她洗了澡,我把晚上烧的饭菜热了一下,拿勺子喂她吃了点。下午的时候她把她床上的床单沾了血,家里也没多余的干净床单,就让她先睡我的床。

等她睡下后我出门买了点红糖生姜,本来想去药店看看有没有什么月经来了吃的药,但一想西药可能有副作用,就再跑了趟医院,还好当时不算晚医院中医部还有人值班,问医生开了一剂调理月事的药方子。

后来的时候谈起过这次,她说她当时很惊讶于我能买对姨妈巾而且还煮姜糖水煎中药给她喝,一看就是很懂女人的样子,但这么懂女人怎么能不知道女生来姨妈的时候不能洗澡更不能泡澡,搞不好会出事的。

我说那你怎么还去洗。她说看我这么照顾她当时她心里也挺感动的,不拂我面子,就很快的洗了下。

其实那个时候我只是看她因为之前淋了雨没洗澡而且后来身上出了些汗,身上脏兮兮的,当然,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因为当时她的床没法睡,肯定得睡我的床,要是不洗澡就去睡我的床。。。。。

上帝作证,当时我真的是个纯情小,虽然大学里的时候谈过,但那时候和现在不能比,当时学校附近周围的宾馆也没现在这么多。

那天她睡下以后我去洗衣服,看见她换下来的那堆,我想就帮她一起洗了算了。因为我觉得洗衣机洗的不是很干净,所以我自己洗衣服总要先自己手搓一遍,普通的衣服裤子倒还好,她的内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想就扔洗衣机里洗算了,用手帮她洗总是不大合适。

后来她发现以后哭笑不得的对我说,你知不知道那东西不能用洗衣机洗啊。不过想我也是好心帮她洗衣服,也没怪我。

有时候也会一起去超市买些东西,我在后面推着车,她走在前面,有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家里没有她总会说,这个东西家里没有,好像还挺有用的,买吧。听着这话总觉得我们像一对夫妻一样,在为家里添置一些物件,我那时候想,平淡的幸福或许也如此一般吧。当然每次拎东西的也都是我。

其实那一阵子我挺忙的,导师那边项目挺烦的,而且我也搞不懂为啥都到冬天了她还跑重庆来玩。不过既然要来也只好接待。

因为当时我也没和家里说我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所以我也不打算让我妹知道。给她提前先订了房间。结果后来她是和她一同学一起来的,她那同学还挺漂亮的。

冬天来重庆自然要吃火锅了,当时是在离我们学校不远的一家火锅店里吃的。吃完以后就送她们去宾馆,也离我们学校不远(主要因为是价钱不算贵),送她们进了房间放了行李,我妹突然说想去买点零食等会晚上吃,没办法我只好陪她一起去,她那同学没去。

买完东西回去之后还陪她们两打了会斗地主,那天后来为了不让她们发现我住外面,我是跑学校住的,结果发现床单上全是灰,没法睡,还好当时老大回家了,就在老大床上凑合了一夜。

他说他看见我和一女生进宾馆了,而且也问过xxx(就是她)了,你一个晚上没回去。

和小陈那货解释清楚之后我突然想到,小陈女朋友和她是同学,会不会和她说我开房去了。当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其实当时小陈和她女朋友也都知道我也想追求她,所以也想办法撮合着。

一想感觉事情不大妙,就立马再打电话给小陈,让他女朋友去和她解释一下,别再瞎说。

因为那两天要陪我妹妹她们玩,所以我也一直都没能回去,而且我也没给她打电话。陪她们玩了几天,好不容易把那祖宗打发走了。

送她们走以后,我立马回去了,当时已经晚上了,回去的时候她也在家,不过看起来脸色不大好。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不过我想小陈他女朋友应该和她解释过了。那天后来她就直接回房间了。

后来我躺床上的时候小陈打电话过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她貌似有点不大高兴。当时我还有点发愁,结果小陈那货说,不高兴就对了,说明她有点吃醋了,说明她对你有意思啊。嗯,不愧是情场浪子。

后来些时候她也和我说过,其实那次她知道那是我妹妹之后也就不生气了,只是那天我回去以后还是不知道怎么就不想给我好脸色看。她还说,女孩是要哄的,如果那时候我去哄她两句也就没事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那几天的时候公司刚好接到一个大项目,当时整个公司其实也没多少人,所以我还有另外两个我那导师的学生也只好没日没夜的跟着加班赶工。

有一天晚上加班到11点多才回去,回去的时候在楼下看见家里的客厅里的灯还亮着,进了屋发现客厅里电视还开着,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那时候天气已经蛮冷了,真不知道她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说她给我做了蛋炒饭,在桌上,可能冷掉了,让我去热一下吃。我当时还挺震惊的

说句实话,她那次做的炒饭还挺难吃的,油放少了,太干,我想大概是她第一次烧饭吧。

后来我问她那次怎么想到炒饭给我吃,她说她那几天看我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好像很忙,然后那天晚上突然想到,就试着做做看,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连续加班了差不多近一个礼拜,公司那个项目总算大功告成,公司老总和导师大发慈悲,请公司所有人一起去大吃了一顿。

那时候公司里有个同事说一定要让老总大出血,一定要把老总灌醉,还吹嘘自己的酒量多么多么的好。

其实当时我听他这么讲心里还是有点怕的。因为我酒量不行,那时候白酒撑死也就能喝个三四两。后来真正开喝的时候那人喝了两杯就跑厕所去吐了。

倒是另外有个同事,不声不响的,结果最后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就他一人像没事人一样,后来一问才知道那人是甘肃的。

那天我也是喝多了,在饭店的时候就吐过一次了,回家之后还是蛮难受的,趴马桶上又吐了一回(这里说的马桶是真马桶,不是利物浦)。其实那时候意识是挺清楚的,就是身体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说的话也是不经大脑的。那天她也是挺辛苦了,回去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她本来都到床上去了,只好再爬起来照顾我。

看我吐的稀里哗啦的,还责备我说以后出去不能喝酒不能装装怂么,非要和人家死拼喝的烂醉才行是吧。这句话让我很是受用,从那以后每次酒桌上只要我觉得我hold不住我就主动认认怂,装的已经快不行的样子。

因为当时喝了酒废话也多,再加上前一阵子也一直没和她说过多少话,那天晚上和她聊了很多,包括我小时候在乡下差点掉粪坑这种糗事我都和她说了。她也说了挺多的,还和我说了她已经去世的妈妈,她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还在小学,弟弟比她还要小两岁。当时我觉得她也挺可怜的,突然有种想照顾她的冲动,然后我就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以后我照顾你。

第二天的起来后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我也搞不大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兵法有云敌不动我亦不动,所以我也装的像没事人一样。

那天是周二,我们每周固定去超市的日子。我们每周都会一起去一次超市,买一个星期要吃的牛奶面包水果还有蔬菜肉类什么的的,买一次吃一个礼拜,当然也会买一些日用品或者其他什么新奇的东西,因为周末的话超市人多,所以挑了个周二。

那天和以前每次去超市一样,买了挺多东西。回去的路上我拎着两大袋东西,她走在我右边,她一开始没说什么话。走到一个路口要过马路的时候,刚好有一辆车子开过,我就把右胳膊挡在她身前,停下来等车子先开过去。刚想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她突然两只手挽住了我的右手。

和她在一起之后当然得请小陈还有她女朋友吃饭,怎么说要不是因为他们我们也不会认识。

后来又过了一些日子圣诞节就快到了,我也挺期盼的,当然我倒不是期盼什么圣诞节,我期盼的是英超圣诞魔鬼赛程。那时候周末的时候av5台不像现在,有时候也是会转播英超的,曼联的球赛也有。她之前看我经常看球,也知道我是球迷,不过那个时候她自己是不看的,后来和我在一起以后倒是也偶尔陪我看看了。

那次圣诞节,我突发奇想的想在家里搞个烛光晚餐什么的。然后就去准备,因为想烛光晚餐中餐不大合适,所以我还特意去网上查了查西餐的做法。因为家里条件有限,烤箱是没有的,所以就打算做个牛排、通心粉再拌个土豆泥蔬菜沙拉。

牛排是超市里买的那种,已经帮你腌制过的,只要你回来自己煎一下就行;通心粉只要煮好也就可以了但浇头就比较难做,不像是中国面店里的那种浇头,意大利面通心粉上面的酱都是要放奶油或黄油的,我第一次搞,也不大会弄,最后也是按网上的说法做了个番茄肉酱,味道很一般,有点酸;土豆泥蔬菜沙拉我当时是用的普通沙拉酱拌的,味道也还凑合,后来我又尝试过拿丘比沙拉酱拌,味道更好点。

做完晚饭等她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几个问题,我虽然有蜡烛但没烛台,而且家里的桌子也不是西餐桌,是那种四方桌,而且我本来想一边吃一边用电脑放点音乐,但我那台笔记本电脑喇叭不大行,声音放不响,我也没外接音响。也没办法,我就拿了个纸盒,把蜡油滴在那上面,把蜡烛固定在那上面摆在桌子中间,但怎么看都觉得不伦不类。

那天之前我没告诉她我搞了个烛光晚餐,只是说晚上我在家里做大餐。她回来的时候也是蛮惊喜的,还抱住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那顿饭和她吃的都很开心,有说有笑的,也没觉得这布置有点尴尬,而且她也没嫌弃我做的不好吃。吃完饭以后还一起窝在沙发上用电脑看了加勒比海盗1,普叔的电影都挺好看的。

圣诞节过了之后很快就2006年了,没过多久就放寒假了,先把她送走然后我也回去了,毕竟是过年了还是得回去的。

寒假有一天晚上,我接到我妹的一个电话,当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把电话接起来听,那头不是我妹妹,是另外一个女生,她说我妹妹今天同学聚会有点喝多了,能不能过来接一下她。我妹妹是我家我这一辈里唯一的一个女孩,所以家里人都挺疼她的,我爸妈也是。开了家里的车去接,在一家KTV外面找到她们人,另外一个女生倒也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和她一起来玩的那个女生。我本来以为她们是大学同学,后来问了才知道她们也还是高中同学。

上车以后那个女生和我解释说她在我妹手机通讯录里也不知道哪个是她爸妈,因为之前知道我的名字就给我打了电话。先把我妹妹送回了家,然后再送那女生回去,她下车的时候很客气的和我说了声谢谢。

那天晚上我妹请了我还有我另外的两个弟弟,也是她哥哥,外加她一大帮同学。吃完饭后又去KTV,我和我那两个兄弟就在一边喝喝啤酒打打牌,没怎么去参与那帮年轻人的活动。打了一会牌有人拍了拍我的背,我转头一看,是那个女生,和她打了个招呼,她问打牌能不能带她一个,我那两兄弟一看是个女的立马就献殷勤,说来来来,我哥打牌打的像狗屎(我哥说的就是我)。

寒假结束了之后自然就回重庆了,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到了的第一天晚上,我本来都要睡下了,结果她跑到我房间里还躺到我床上来了。

我当时那一个激动啊,都已经在心里感谢上苍能让我在今晚结束我的生涯了。结果她说她一个寒假太想我了,今天晚上想抱着我睡,但不准我乱来。

顿时就犹如被泼了一大盆冷水啊。然后我就真的抱着她睡了一个晚上,当然啦,那滋味很不好受。

有天晚上的时候我和她在逛街的时候碰到几个同事,于是他们就拉我们一起去玩。

那个自吹酒量何等了得但实际不咋样的哥们也在,死命的教唆大家喝酒,还自己掏钱开了瓶洋酒。我前几天胃病刚犯,不大好喝酒,然后他们几个就起哄让她替我喝,反正就是两个人至少要醉一个。

后来我发现她的酒量貌似还不错,不过也还是有点喝多了。回家的路上她路都有点走不稳的样子,我架着她慢悠悠的往回走。其实当时还是有点气的,当然不是气她,是气我那几个瞎起哄的同事。

我说,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了。她说,当然不会再喝这么多了,今天因为有你在我才敢喝这么多,要是你不在我肯定不会喝这么多酒的,不然我一个女生多危险。

当时我听了心里也挺感动的。其实她的确也是这样,她平时和她同学朋友出去玩基本都是不喝酒的,就算喝也喝的很少。

5月份的时候,世界杯快到了,学校里踢球的氛围也浓了很多,足球场边的女生也是越来越多了。然后球场上男生踢球那也是越来越卖力,各种踩单车、马赛回旋层出不穷。

那个时候学院里组织我们院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和另外一个院的踢足球比赛。我毫无疑问的进了我们院研究生队的名单。比赛前一天我和她说我第二天有比赛,你来不来看。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第二天我踢比赛前在操场周围看了圈,看见了她,她把我的那件小贝的球衣从我衣柜里翻出来穿在了身上,还穿了条裙子,很像足球宝贝。其实当时整个学校里踢球的人也不多,研究生里就更别说了,反正当时我认识的其他研究生里没人像我一样踢球的。其实学院里搞这比赛也纯属是因为当时学校规定每个院每个学期都要搞点特色活动,所以正好借着世界杯快到了,组织了两场足球赛。

那场比赛自然是没的说,我进了一个球外加一个助攻,我们院2:0轻取对手获胜。我个人觉得我那场球是我踢的最好的一次,尤其是我进球之前过后卫那下的人球分过,简直不能更赞。

因为当时院里没组织拉拉队,所以她那一身打扮在人群里还是很特别的,没想到我去找她的时候看见今天我们对手球队里的一人跑上去搭讪想要个号码。她看见我来了,就没搭理那货,跑过来也不嫌弃我身上脏,挽住我胳膊。我走近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对方队里的一个中场,比赛的时候那家伙被我和我们队另外一人用踢墙配合过的不要不要的。

当时那家伙看见我来,就很识趣的走了。她还很得意的对我说,我的魅力是不是很大啊。我说,废话也不看看是谁女朋友。我还记得当时周围的一群男生还有我们队里的几个人看我的眼神,嗯,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了以前有女生给小陈送水时小陈那货的感受。不得不说还是挺赞的。

那年的夏天我回家了半个月然后就回学校了,她也提早了一个月来了,找了两份家教的活,我也还是去老地方上班。那个时候我们每天早上都差不多一个时间起床,吃完早饭各自出门,她去做家教,我去上班,晚上的时候她回去的比较早,都是她买菜,然后等我回去烧,吃完饭之后会一起出去散步,晚上的时候再一起看会电视电影或者一起玩会游戏。

现在想想当时的生活真的是挺不错的,就像楼上一哥们说的忙碌充实,也没什么压力。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爱管教我,可能是因为她母亲去世的早,她从小就管教她弟弟。这里说一下,她弟弟那年高考,不过没考上,后来她舅舅那边有点关系,让他弟弟去成都那边当兵了。

她改掉了我挺多坏习惯的。比如说每次用完东西都放回原处,以前我总是喜欢用完东西就随手一扔。也不让我多喝碳酸饮料,甚至连我刷牙也没放过,我以前刷牙都是横着刷,后来在她管教下改成竖着刷。这些习惯很多我至今都还保持着。

研究生最后一年学校里没什么事,主要就跟着导师在公司里实习。日子过的平淡,但也让我满足。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和我说她最近胖了,还怪我说就是我最近比以前多烧菜,让她吃胖了。我当时还挺无语的。

那年暑假我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妈说了我现在是租房子在外面住的,所以他们每个月又多给了我不少生活费。其实因为我也有点工资,虽然不高,加上之前给的那些每个月也够了。他们多给了我生活费,我想想那以后就晚饭吃好一点。

然后她就囔着说以后晚上要跑步,还叫我一起跑,我也只好答应。刚开始跑第一天她就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撒娇让我把她给背了回去,之后又陆陆续续的跑了一阵,最后因为天气凉了也就不跑了。

10月份的时候她生日到了,我特意去买了瓶香奈儿5号香水,也花了我不少钱。

那天晚饭是在家里自己烧了吃的,这是我和她的一个习惯,碰到这种节日生日什么的,更喜欢自己在家里烧了吃。那天还特地去买了瓶红酒,买了两个高脚杯,那天她很开心,一瓶红酒我喝了两杯不到点,其他的都是她喝的,喝得脸上红扑扑的,然后盯着我傻笑。

后来我把香水拿出来的时候她也挺吃惊的,拿着香水翻来翻去看了好久,看得出来也是很喜欢的。她问我说是正品么?我说是的啊,话了我不少钱啊。然后她脸上的表情像极了中年大妈看见小辈乱花钱是心疼钱的表情。对我说,以后不准买这么贵的东西了,你又不是大老板,我们在一起过过普通日子就行了,我又不觉得就这样的日子有什么不好,以后记得不准买了啊。

那瓶香水她一开始一直都不舍得用,我说了她好几次,既然都买了就用,放着干嘛。

后来她想了法子,把香水倒了很少的一点点放在一个杯子了,然后再加水稀释让味道没那么浓,然后就放在衣服柜子里,让香味熏到衣服上。等味道差不多没了,再重新倒一些。那一瓶香水她一直用了好些年,一直没用完。

这么些年我也给我老婆买过香水,但一直没有再买过chanel 5。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味道,一个味道也代表一个人,在我心里,那个味道就是她,别人成不了她,她也不会是别人。

06年11月还是12月的时候,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小陈和他女朋友分手了。当时也在我意料之中,小陈和那一仁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是挺长的了,当然这个挺长是相比与小陈之前的几任。

那天她知道了这事以后突然问我说,能不能和她说说我之前谈过的恋爱。当时我不想说,她缠着我非要我说,我也没办法只好说了。

在那之前我只谈过一次,是大学大三的时候,当时的时候胆子也小,和那一任也就发展到二垒,没敢越最后的雷池。后来大四毕业了,她要回她家那边工作,我考上研究生了,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坚持坚持,就那样分了。也没有谁对谁错,就好像是命中注定,在那样的年纪遇到这样一个人,教会你怎样去爱,但最后还是离你而去。

大学里有很多的恋爱都是如此,我记得当时毕业的时候我们班还是有好几对在一起的,但最后真正走到结婚的只有一对,那一对也是比较巧,家里是一个地方的。

那次听我说完以后她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也大概能猜到。因为我家是江苏的,她是四川的,等我差不多还只有半年毕业以后很有可能就变成两地相隔,最终劳燕分飞。其实换成有些女生可能就会想,分就分吧,反正两个人在一起相爱过快乐过也就可以了。

她说她想清楚了。我说你想清楚啥。她说她想清楚了,等将来毕业以后和我一起去江苏。

她说,不要,你是家里独生子,你爸妈肯定非常疼你,舍不得你离这么远,反正我家里还有个弟弟,将来只要经常回去看看她爸就行。

当时我和她计划好,我毕业之后先留重庆工作一年,等她大学毕业之后再一起回江苏。

那年放了寒假,我先和她一起去了她家,先去了成都,再从成都坐汽车。那个地方反正我之前是根本不知道的。当时咬咬牙,买了两瓶五粮液带去。

感觉就像是女婿第一次见老丈人,很紧张,那次她弟弟不在家。不过她父亲倒是挺好说话的,见了我也挺高兴的。那天晚饭的时候陪她父亲喝酒,也喝了不少酒。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和她一起去了她母亲的坟上,当时也没管地上脏,很郑重的磕了三个头。墓碑上有她母亲的照片,样貌和她挺像的。她在坟前和她母亲说了会话,我在一旁听着,那天的天气倒也挺配合这样的气氛,是阴天,天灰蒙蒙的。

那次走之前一天晚上,她父亲和我谈了谈,谈了很多。她父亲说,本来他是不同意她跑这么远的,但她一直坚持说一定要去,后来想想女儿也这么大了,从小到大都很懂事,这事就让她自己做主吧,而且这次我来看我也还不错,希望我以后真的要好好待她。

我觉得从那天之后我自己成熟了些,当一个男人有所负担的时候,他就会慢慢变的有担当。

5月份的时候学习毕业的事情都差不多结束了,之后我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去,算是正式工作了,工资还不错,就是路远了点。当时打算先工作一年,然后等她毕业之后一起回去。

日子还是和之前差不多,只是那时候开始每天都是她回去做完饭然后等我回家,因为我每天上班路途有点远,每天都要先坐公交然后再搭一段地铁,不像以前那么近,我每天到家都挺晚了。好在之前在一起一年多,她受我影响,厨艺也进步很多,至少蛋炒饭不再像以前那么难吃了。

晚上有空的时候还是会经常出去散散步,那时候她一直说,将来一定要养一条小狗或者一只小猫,我说好,听你的。不过其实我是不大喜欢养宠物的。

那几天我基本都是整天待在家的,除了出去买些东西。我想在走之前多看看这个家,想把它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在我脑海里。她那个时候只要学校没课,也就会回来陪我,和我一起腻歪在家里。

当时我承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每天买菜洗衣做饭,还有扫地拖地什么的。其实从我正式上班之后我家务就做的比较少了,更多的时候都是她在做,她也没有任何的抱怨。其实做这些都挺累的,当时我也想,以后结婚了,一定要帮她做家务。

那个时候无聊的时候会和她想想以后的事情,比如装修房子,她说到时候一定要买个大一点的按摩浴缸,因为现在家里这个浴缸实在太小,还有就是床和沙发一定要很柔软。

我说也没有啊,我自己就是男的,我知道从小到大男生有多难管教,女孩多好,听话多了。

她说她喜欢男孩,女孩生理上太没优势了,去超市买袋米都搬不动,更别说生小孩了,太痛苦了。

我打趣她说,你自己都还没当妈呢,就已经考虑下一代生小孩啦,是不是想太远了些。

现在我也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孩,是个儿子,他现在还小,但也已经挺调皮了,不知道再长大些会不会变得很不听话。

走之前一天晚上,我们两个都不愿意睡觉,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还差点误了飞机。那天进安检前,她突然搂住我脖子亲我,那也是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

后来她和我说,她那天回家之后,看着原本我的房间就这么空了,顿时就哭了,原本两个人的家就这么冷清了下来,从此再也没有我的身影。她说她后来每次想我的时候就跑去我房间床上睡,仿佛那里还有我的气味,那样就可以离我近一些,就好像睡我怀里一样。

07年最后一天,我想给她一个惊喜。那天我下午请了半天假,去上海坐晚上的飞机去了重庆,到了之后在机场打不到车,还好当时有一位接机的老兄比较好,让我搭了车。

到家楼底下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在楼下看着屋子里的灯光,心里面暖暖的。以前我还在重庆上班的时候,每次晚下班的时候她都会亮着客厅里的灯等我回去。

楼下有几只流浪狗叫唤了几声,那天晚上风挺大吹起我一身风尘,我推开楼底老式的防盗大铁门,仿佛是在外泊多年的游子终于归家。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走上楼敲了敲门,里面她的声音响起,问谁啊。我没回答,再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她来打开了门。

她看见站在门外风尘仆仆的我,顿时眼泪就下来了,马上扑到我怀里。我轻轻搂住她,拍了拍她的头,说乖别哭了。

那天晚上她真的很开心,一直抱着我不松开,我们像以前一样,窝在沙发上看了湖南台的跨年演唱会。12点快到的时候我让她闭上眼睛,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我之前买的铂金戒指,那枚戒指是我用我第一个月工资买的,我当时挑了一款最朴素的,上面没有镶钻,因为镶钻的当时我根本就买不起。

她大概感受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然后她的眼泪又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那天晚上她的眼睛一直哭的有点肿。我说,这就权当我是在求婚吧,放心,等以后结婚的时候一定给你换一个大钻戒。

08年春节的时候,洋洋洒洒的大雪肆虐了中国的南方,江苏当时还算好,还没到雪灾的程度。

除夕那天晚上,在家陪爸妈吃饭看春晚,给她打了电话拜年,听的出来当时她也喝了酒。

那年的春晚,周杰伦一曲《青花瓷》惊艳了全国,从那以后很多年级大一些的人也终于不再把那个唱着哼哼哈嘿的人看做是离经叛道的异类,作为杰伦忠实粉丝,我自然也很高兴。其实之前我和她有约好过,将来要一起去看杰伦的演唱会。

那年3月底的时候她来趟我工作的那个城市,是过来面试两家单位,也算先来探探路,我工作的城市和我家不是一个地方,不过也不远。

有一个哥们,以前大学的时候和我关系还算不错,他在这边开了一家影楼,拍婚纱摄影之类的,其实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但关键是他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有次几个老同学聚餐,他送了我们一人一张券,可以去他影楼里免费穿两套服装拍写真。

那次她来了之后,因为我们之前也没好好的正式拍过照,所以我们两个就去拍了,选了一套旗袍马褂,还有一套是婚纱。因为当时天气还比较冷,也就没高兴去拍外景,就在影楼里拍了下。那两组照片拍的很好,后来做成了一本照片集。

那次来,她面试了好几家单位,可是那次最后都没成功。我安慰她说,没事的你先回学校,先早点把毕业论文什么的全部写完,然后再过来,工作慢慢找,肯定能找到的。那时候经融危机还没来,经济还算是挺景气。

那次她过来,我把她带回了家介绍给爸妈,我爸妈看我领了女朋友回来,都很开心。毕竟那时候我也不小了,虚岁也都27了,现在结婚看起来也不要他们二老操心,他们自然也都挺高兴。

江苏这个省大家也都知道,江南的看不起长江北边的,当然长江北边的也不一定看得起江南边的。到了我这一代已经好很多了,但在我爸妈那一辈里这种观念其实挺重的。我爸妈之前也一直希望我能找个我家附近这一带的,不过那次她来之前我就已经和他们摊牌了,他们倒也没说什么,只说只要姑娘人品好我喜欢就行。那次把她带回去,爸妈也都挺满意的。

那次陪她在我家这边玩了几天,带她去了我以前读书的学校,还有以前我周末放假踢球的地方。我们牵手走过我以前上下学一直走的路,感觉就像回到了中学的那个年纪,单纯的很美好。

后来我送她去上海虹桥机场坐飞机,一路送她过安检,登机前进登机通道,她还转过来朝我笑笑还对我挥了挥手。

对于结局,其实楼上很多人都猜到了,有好几位都说千万不要是这样,但真的不好意思了。

楼上有两位哥们因为那个敏感话题有了些争执,其实和她之间有过,只是出于对她尊重,我实在不想写下来,再说我这也不是写。对于楼上那些说裤子都脱了的人,你们还是把裤子穿上吧。

其实我在开头的时候就写了,日历上12号那天被我老婆贴了张便条,也是因为那样我才有了写这些的念头,刚好今年又是过了7年,7这个数字对于所有我魔球迷来说应该都是个特别的数字。

其实12号那天我很想写完的,但那天我整个人神经都很脆弱,那天我也在微博上刷到有关7周年的微博,当时我整个人就有点要崩溃的感觉,那天偷偷一个人在公司厕所哭了两次。

那年的五月初的时候,她打电话过来说她学校答辩都结束了,不过她想先回家待段时间,陪陪她爸。

因为我想她接下来到我这边来就很少有机会回家了,所以我也觉得这是挺应该的。

5月12号那天,我刚好和两个同事出差回来,晚上8点多的时候开车从江阴长江大桥上下来,大家觉得无聊了,就打开广播来听。结果当时所有电台都在伯,我当时就慌了,因为我听见了她家那个地方的地名。

09年的时候去了上海,之前在家待了差不多大半年,期间去看过她一次,不对,用祭拜或许更合适些。

在上海待了一年多接近两年,换过两份工作。其实当时去上海最主要的目的也是觉得在大城市里可能会更加容易忘却一些事情。

在上海认识了很多人,当时第一次租房时,和我一起合租的是个山西小伙,人很热情,当时大学刚毕留上海。那个时候他也有女朋友,大概比他小一届,后来过了差不多几个月,他那女朋友和另外一个男的好上了,就把他甩了,他分手那天回来,一人干了两瓶二锅头,哭的稀里哗啦,和我诉苦。

后来小蔡就回山西了,前年的时候他结婚了,也给我发了照片,照片上的他笑得很灿烂,一点都没分手那会的痛苦模样。你看,时间似乎总能抚平一切伤口。

11年,我回到了江苏,去了新工作也就是现在工作的地方,这么些年从头到尾,四处漂泊,也是时候该安定下来了把。

那年的清明节我母亲和我一起去看望了她。在我妈的心里,也一直把她当作我们家媳妇。这么多年我妈也有个习惯,就是每年清明节前一天都会去庙里上柱香,她一直没说过为什么去,但我也能懂。当初和她拍的那本影集也是被我妈保管着,以前的时候我也见她拿出来看,每次看也都忍不住眼泪。

那次去之前,我买了套Dior的西装,因为你以前说过我穿西装的样子最好看。我现在穿上好看的西装来看你,只是你再也看不到了。

你也曾说过,我比你大四岁,一定要慢点变老。但你知道么,我早就开始老去了,从你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我的青春就随你一起离我而去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