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站到 的是俄罗斯。4月26日,普京摆出那张网红大长桌,在克宫接见了到访的古特雷斯。

  媒体注意到,自去年疫情加重以来,普京每次会晤西方领导人(如马克龙和朔尔茨)时,都会搬出这张大长桌。与巴西、塞尔维亚、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友邦领导人会晤时,一般都使用小方桌。

  关于这张大长桌的尺寸,媒体有不同的说法。俄总统事务管理局新闻秘书叶莲娜·克雷洛娃今年2月给出的标准答案是,这张椭圆形大长桌订制于意大利,长5米,最宽处2.15米,摆在克宫已经20多年了。

  社交距离反映的是亲疏有别。大长桌表明了克宫对古特雷斯到访的态度:欢迎的背后藏着警惕与防范。

  会谈伊始,普京先入为主,交代了乌克兰冲突的来龙去脉:冲突的引子是2014年乌克兰政变,西方称之为“广场革命”,俄罗斯则认为是一起违背宪法的政变。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效仿科索沃,决定自行独立。所不同的是,科索沃的独立是议会表决通过的,而克里米亚是“全民公投”通过的。基辅两次试图通过武力解决顿巴斯问题,最后干脆放弃了此前签署的明斯克协议。

  “我们被迫承认顿巴斯的独立。这是为了让当地居民不再受难而采取的必要措施。对于当地普通百姓正遭受种族灭绝这一事实,西方同行们选择了视而不见。”普京说。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俄对乌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是迫不得已,俄无法坐视顿巴斯俄族同胞被基辅当局赶尽杀绝。

  接下来是精彩的相互辩论时间,年轻3岁的普京声量更高,气势上明显压古特雷斯一头。

  辩手古特雷斯:我理解,俄罗斯有很多诉求,但这些诉求,必须依据联合国相关章程来解决。我们坚信,破坏任何一国的领土完整,都违背了联合国的章程。我们认为,发生了对乌克兰领土的入侵行为。

  辩手普京:至于“入侵”的定义嘛……我读了联合国有关科索沃局势的所有决议文件。我记得法庭的裁决是,在实现领土自决权时,没有必要征得国家中央政权的同意。这可是国际法庭的判决!而且,这个判决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我读了美国和欧洲的所有相关评论。既然这样,顿巴斯两个共和国也有权不征求基辅的意见,自行宣布主权独立。毕竟,先例已经有了。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辩手普京:但法庭承认了。既然开了这个先例,顿巴斯共和国就可以效仿。我们也有权承认它们的独立,正如很多国家承认科索沃独立一样。

  辩手古特雷斯:乌里乌波尔的战斗仍在继续,亚速钢厂地下室被困平民挣扎在死亡边缘,布恰市也发生了令人发指的人道主义悲剧……

  辩手普京:(进入了滔滔不绝模式)亚速钢厂已经被完全封锁,我已下令不对其展开突击行动。对,乌克兰当局跟我们说,那里有平民。既然这样,乌军就必须把他们放出来,要不然他们的行为就和叙利亚“国”的做法无异,都是在利用平民做掩护。

  所有投降的乌克兰士兵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不信,可以安排你去亲眼看看。13万人已经撤离了马里乌波尔,他们去了他们自己想去的地方。他们都受到了文明对待,您可以亲自和这些人聊聊。

  关于布恰事件,俄军和这起事件毫无关系。我们知道,是谁制造了这起挑衅事件……事件发生后,乌克兰的立场就变了,完全放弃了此前的意愿。

  辩论总体情况就是这样,东道主普京有主场优势,明显占据上风。结束访俄之行后,古特雷斯将于28日出访乌克兰,与泽连斯基举行会晤。分析人士指出,古特雷斯此次穿梭式外交斡旋,很难获得实质性成效。一方面是因为联合国的式微言轻,更重要的原因是古特雷斯一开始就站队乌克兰,痛批俄方的特别行动侵犯了乌克兰主权、违背了联合国,是一场“道德上不可接受、政治上站不住脚、军事上荒谬之至”的“战争”,这种“拉偏架”的作派,俄罗斯当然无法接受。

  看完了普京与古特雷斯之间的精彩辩论,笔者突然明白了,为啥泽连斯基曾强烈要求让联合国秘书长先去乌克兰访问。泽连斯基恐怕是担心,谁先“告状”谁更占理,有些事自己不好解释哇。(刘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