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天前,阿里女员工事件以火山喷发之势,吞没了社交媒体和朋友圈,120天后,快被淡忘的该起事件以“女员工被开除”的结局空降热搜第一,到底谁才是受害者?说好的道歉呢?“出尔反尔”的阿里再度置身风口浪尖,人们终于窥见马云离开后的危险……

从一边倒的全网支持到如今泾渭分明的两极分化,阿里女员工周某在过去的4个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舆情反噬后,又遭遇了来自阿里和前上司的双重暴击:

2021年12月11日,阿里女员工周某向媒体表示,已在11月底收到了阿里寄来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并且未支付任何赔偿,周某表示,阿里高层甩锅,心酸又无奈,自己没犯任何工作上的错误,不能接受被开除的事实,阿里没有这样的权力!

2021年12月1日,因周某事件爆发后引咎辞职的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李永和,突然一纸诉状,将周某起诉上法庭,李永和起诉周某名誉侵权,并称正因为周某发布的不实言言论,导致阿里巴巴陷入错误认识,才最终做出了让自己引咎辞职的错误决定。

被公司开除、被(前)上司起诉,一时间,不明真相的网友都看呆了,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我们先来看,阿里关于解雇周某的理由陈述,阿里认为,周某通过在公司食堂拉横幅、发传单、用扩音器高喊以及内网论坛发帖等方式,散布相关虚假信息,给公司造成恶劣影响,违反了《阿里巴巴集团员工纪律制度》相关条令,据此解除与周某的劳动合同关系。

接着看周某的反驳,周某坚持认为,她并没有对外发表不当言论,更没有虚构事实,她的依据是涉案的王某文被处以最高行政处罚,张某涉刑事犯罪被移送起诉,而之所以造成了阿里口中所谓的恶劣影响,恰恰是相关当事人的恶劣行径和相关人员(包括引咎辞职的李永和)的不作为。

目前周某对阿里的作为是痛心和无奈,她表示不排除后续会通过法律手段为自己维权,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正当权益,目前网络上支持周某的仍然不占少数,很多网友将矛头直指阿里的管理问题。

从媒体这边看,封面新闻发起一个投票目前热度最高,从结果来看,支持阿里解雇周某的约4万票,支持所有人都应正当维权的约6.4万票,等待事件后续处理的约2.4万票,其实可以看得出来,时至今日,多数网友,仍愿意支持周某的正当维权。

回到事件本身,周某有没有说谎的成分?结合官方的通报来看,周某的《8000字控诉》长文中,存有多处与事实不符的描述,比如“强制出差”、“强行灌酒”、“送一个美女给供应商”等属子虚乌有,还有王某办房卡进入周某房间是经过周某允许的,并且还遗留了一个未解谜题,周某跟商户张某到底什么关系?为何周某会打电话让张某到自己房间?

当然,更应该看到,王某文涉嫌强制WX以及张某证据确凿的强制WX皆已被坐实,一个被顶格拘了15天,一个在移送起诉阶段,所以,即便这个周某夸大了部分事实,也抹不掉,周某才是最大受害人的事实。

这起事件,阿里的问题在于,本来事情已经快被淡忘,影响已经快消除了,又整出开除的戏码,再次引发舆论轩然,周某说高层甩锅,说错了吗?在我看来,并没有。

首先,起初事件出来后,阿里现任一号人物“逍遥子”张勇可是连夜震惊,表达愤怒和愧疚的,现在这波操作“卸磨杀驴”的操作,多少会让人对该公司的管理能力产生怀疑。

其次,官方调查结论在9月份已经出来了,为何不那个时候底气十足地开除周某?反而拖到快12月份?

更搞笑的是,周某事发时,阿里还声称连夜成立女员工关怀组织,一个世界500强和中国互联网巨头,就是如此关怀一个作为受害者的女员工的?起码的包容呢?

阿里女员工事件引发强烈关注,还有一个深层次原因,那就是与马云与阿里的价值观息息相关,翻看阿里的历史,蒋凡婚内出轨,P9养小三……,这些难道都是杜撰的吗?马云公开场合大秀荤段子,这些难道都是不存在的吗?

当一个公司把造成“恶劣影响”的大锅仅仅扣到一个受害女员工头上,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讯号了。

蚂蚁上市梦断后,阿里的路多少走得有些磕绊,百亿反垄断重罚后,阿里的业绩也屡显承压之态,万亿市值缩水后,这只巨兽还能逍遥快活多久?

11月18日,阿里巴巴公布了最新一季的财报,截至2021年9月90日止的三个月,阿里实现营收2006.9亿,低于市场预期的2074亿,如果不考虑合并高鑫零售的影响,阿里营收增速已降至16%,创下了自2014年上市以业的历史新低,消息一出,阿里美股大跌11.13%,港股暴跌10%,再创上市以来新低。

在单季的净利润项上,阿里调整后净利润285.2亿元,同比下降39%,几近4成,而阿里赖以生存的电商赛道失速,恐怕可以归结为净利与市值遭遇“双杀”的核心原因。

当下的电商江湖,拼多多、京东还有美团和抖快系等群雄逐鹿,个个都是财大气粗,有下沉市场王者,有Z世代头号俘获者,四面受敌的阿里,淘系平台受到不可避免的冲击。

最新财报显示,阿里核心收入来源的平台广告费和佣金收入,仅同比增长3%,相比上季度足足下滑了11%,广告费和佣金收入是阿里传统增收项目的大头,如今这一数据已显疲软之势,预示着阿里的基本盘正遭遇严重的挑战。

当然,阿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有瞻于竞争加剧和消费低迷的大环境,结合营收增速放缓的实情,阿里破天荒主动调低了2022财年的收入预期。

业绩承压之际,阿里又迎来了新一轮组织架构大调整,马云关门女弟子戴珊成功上位,执掌大淘宝业务,成为第一话事人,统管淘宝、天猫和阿里妈妈,而“接班人”蒋凡则交出了阿里国内零售与批发业务的“生杀大权”,被委派专门负责全球速卖通和国际贸易这两个海外业务,孰轻孰重?懂得都懂。

我们看到的是,阿里一直在尝试主动拥抱变化,包括多元化业务布局和大刀阔斧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这背后可以解读成是阿里对于基本盘边际效益递减的深深担忧,也能理解为阿里未雨筹缪。

但我们仍然不解的是,在阿里尚处负面舆情漩涡,业绩与管理饱受质疑之际,粗暴开除一个女员工,会是最好的答案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