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2月20日下午,河南建业更名河南嵩山龙门一事尘埃落定,河南职业足球改革迈出关键一步。有别于主流媒体的“皆大欢喜”,洞悉此次改革每一个细节,采薇表示谨慎乐观。足球“双城记”对于河南是新生事物,在世界足坛也难觅模本,摸着石头过河,各方要做的事情很多。

如果说中超舞台是指挥棒,基层青训则可视为舞台基础。可惜,长久以来,各界对面上的事津津乐道,对河南足球基础青训关注甚少。本文拟反其道而行之,弃前台而聚焦河南青训基层教练员,目的是让球迷们知道,为河南足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还有,他,或许就在我们身边。关注青训关心青训的人越来越多,河南足球才真正有希望。

河南足球青训人物志系列,开篇选择看似寂寂无名的陆雄铭。本文原稿万字有余,为阅读体验,删减后分为上下篇。

他是地道上海人,浸淫日本足球十余年却在河南偏僻一隅扎根青训;他是全国足球青训领域最早一批亚足联A级教练持证者,与徐根宝、朱广沪、范九林争鸣,范志毅只是后生;他在上海、深圳、成都等多地执教,却意外在河南做出惊人成绩;他性格孤僻,除了教孩子足球和有一手上海地道厨艺外与世俗世界格格不入;他远离台前,带领的球队拿遍省市冠军全国折桂获奖无数合影里却难觅踪影;他曾嗜酒如命被某些人称“酒鬼”却成功戒酒,原因不是因为爱惜身体而是要继续带弟子在操场上奔跑。他是人生失意者也是成功者,他把自己全部精力都给了足球,他在河南洛阳西苑路操场里流尽最后一滴汗后客死古都。

上海上港、广州富力、华夏幸福、河南建业、重庆斯威、江苏苏宁,如今,他播下的足球种子已经陆续在中超赛场发芽,但他却没有等到满园春色的那一天。

他为足球燃烧了自己,2019年初,他在洛阳辞世,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河南洛阳绿茵场——洛阳西苑路实验小学(耐小)操场,这片生前他和孩子们一起挥汗如雨的战场。

陆雄铭是个谜——即便对于全国很多他执教过的球员和谈起他就泪流满面球员家长来说。比如他的名字,在采薇走访的数名球员家长中,大多叫他“陆教”或“陆指导”,能说出他全名的却寥寥无几。网上查询,也难以搜索陆雄铭相关信息,河南某省级媒体偶然一次提到陆指导,还把他的名字错写成了“陆续明”。

陆雄铭是个谜,有人说他脾气不好,嗜酒如命,有人说他厨艺高超,爱给弟子做饭,足球才是他的一切。陆雄铭还有很多秘密,比如他的上海高干家庭出身,他早年的日本青训经历,他的上海、四川、深圳、洛阳执教曲折之路,他孤僻的性格和酗酒的原因,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也不是核心,重要的是他一生承诺了一件事也做成了一件事——为足球燃烧,培养一群热爱足球的人。

苏宁谢鹏飞,上港贾天子、贾博琰、刘柏杨、杨子涵、吕坤、黄文卓,华夏幸福任威、重庆斯威姚又楠,河南建业王一凡、杨成玉、徐志龙、王浩然、徐世龙,广州富力郭亚琪,福建足协徐加森,山东鲁能向荣俊……这些河南球迷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都是陆雄铭近些年精心栽培过的弟子,他们大多已进过国少、国青或国家队,有的已中超成名,多数即将在中超一线队崭露头角。

据采薇粗略统计,以上这些弟子中,在河南慕名拜在陆雄铭门下的至少有14人。此外,陆雄铭在河南洛阳还带出来一批教练员,这些弟子正沿着陆指导汗水铺就的足球青训之路上继续前行。

据知情人出示陆雄铭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讲述,陆指导出生于1954年11月26日,幼年即酷爱足球在绿茵场崭露头角,参军后入选足球队,并随队获得过全国足球联赛冠军,受到时任司令员陈锡联上将的接见。后陆雄铭转业至上海,和长其几岁的徐根宝、朱广沪、范九林同为青训足球教练,长在一起切磋球艺。不过此后四人发展各有不同。2000年前后,徐根宝已经创建根宝足球基地,朱广沪已经担任国字号的教练,范九林的儿子范志毅已经荣膺亚洲足球先生,陆雄铭却还在J联赛鹿岛鹿角辅助济科。

作为全国首批足球特色学校的副校长,张辉据说从上海申花的老关系那得知从一个日本回来的老教练非常有水平,爱才如命的张校长费尽周折把这名教练从四川成都马明宇足校接到了洛阳耐火厂小学。这是2010年,生于1954年11月26日的陆雄铭教练彼时已经56岁,从此,陆雄铭在河南洛阳西苑路南的这所小学里安营扎寨,与河南基层青训结下了不解之缘。

陆指导首批学员里既有河南籍球员王一凡、杨成玉、王浩然等本地球员,也有来自四川成都在“明宇足校”时期就跟着陆雄铭训练的任威和来自沈阳等地的小球员。

作为曾在日本长期从事足球青训的教练员,陆雄铭执教最大的特点是亲力亲为。不管刮风下雨,不管白天黑夜,在河南洛阳耐小的操场上,你总会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老头带领一群孩子在练习各种基础动作。笔者一个叔叔的房子正好位于耐小操场南侧,客厅正对耐小操场,对这一幕再熟悉不过。比如练习一个禁区凌空打门,陆教练站在昏暗的灯光下从禁区侧面一个个把皮球送到禁区,大声呼喊着小队员“打凌空啊”“打凌空”,六十来岁的陆教练身材瘦弱却脚法极好,在球员家长提供给采薇的陆指导生前训练视频里,陆指导发出的皮球基本百分之百准确找到禁区内的小球员,每当这群七八岁的孩子踢出一个高质量的凌空球,陆指导都会大声叫好来鼓励孩子。

孩子们何时训练,陆雄铭就一定在孩子身边,孩子们不休息,陆雄铭永远不可能下操场。早上5点半到7点,因为七点以后孩子们要正常跟班上文化课,这意味着陆雄铭和踢球的孩子一样每天5点钟就要起床。

陆教练在河南做青训,收入虽然略高于洛阳本土教练员,但并不是看钱多少才带孩子,他训练急了也会痛骂孩子,“你爹妈都是卖鱼卖虾收破烂的,你还不好好练?”,他在河南洛阳留下一句名言——培养一个孩子,拯救一个家庭。

“陆教练刚来洛阳市条件不算太好,曾住在耐火厂小学旁边的城中村,我和成都的一个孩子家长有时候会买点菜去看他,他上海人,做饭手艺很好,常常给球员和家长做饭吃”,河南建业一线队队员王一凡的父亲深情回忆,“刚开始我们也没有想着孩子能踢成啥,不少孩子每月一百多的训练费都交不上,就这样陆指导居然坚持了下来,带出了一大批热爱足球的孩子!了不起!”

“我们一开始也没有想着孩子能踢职业队,锻炼身体呗,再说我们大多数孩子家庭条件也一般,平常忙于上班养家糊口,也不太懂足球,就听说陆教练是日本回来的,在日本从事青训多年,那就试试吧”,现上海上港一线队球员贾博琰妈妈说。

贾博琰妈妈:陆教练特别自信,一开始就对我们家长说“你们把孩子放心交给我,我保证培养一个孩子,拯救一个家庭”,刚开始我们半信半疑,没想到陆指导很快带着耐小的这批孩子拿了洛阳市的冠军,后来又带孩子们出洛阳打比赛,七比零八比零成了常事儿,直到后来击败了省内赫赫有名的郑上路小学,我们家长才重视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郑上路小学足球队在河南省内是强队,击败他们就接近于摸到了职业足球的门槛。

王一凡父亲:男人嘛,他除了足球和做饭外也没有其他爱好,人际交往也不多,就有时候爱喝点解解闷。但他的酒量并不大。

贾博琰妈妈:陆教练是上海人,家人在国外,为了足球他放弃了一切,加上性格孤傲,为人处世可能有一点不如意,确实有喝酒的爱好。去世前几年他还是爱喝酒,领导怕他出事儿就不让他再喝,“要喝酒就不能进操场,不能带孩子也不能见孩子”。有一周时间他就围着操场转,一边转一边哭,哭着给我们这些相熟的家长打电话,让我们替他跟学校求情,让他见见孩子,继续带孩子。后来,他真的就把酒戒掉了。见到孩子后,陆教练又喜上眉梢在操场上生机勃勃。

2013年6月,受老家上海幸运星俱乐部力邀,陆雄铭教练曾短暂离开河南洛阳。回上海后,陆雄铭为俱乐部03年龄段技术主要负责人,主要为上海上港队输送梯队队员。彼时,贾博琰、刘柏杨、杨子涵等河南一匹队员跟随陆教练从洛阳闯荡上海滩,彼时,这批孩子大多还不满10岁。

2015年,陆雄铭教练再次回到河南洛阳,继续在洛阳西苑路实验小学(耐小)带小学生。

2016年春节大年初一,在洛阳过节的孩子大年初一一块去探望陆教练,包括上港刘柏杨、杨子涵、黄文卓、贾博琰,建业王一凡、杨成玉、徐志龙等,在陆教练身旁从中午一点一直待到晚上10点,家长打电话一问,原来七八个小时陆教练一直在为这帮孩子讲球。

2019年1月,陆教练在带过最后一堂课后猝然辞世。经与陆雄铭国外亲属协商,其遗体在洛阳火化。陆教练火化当日,他生前带过的绝大部分孩子和家长从全国各地赶到洛阳为陆教练送行,除了河南各地的,上海、成都、深圳、梧州等地的家长,约200多人参与吊唁。陆雄铭火化后的骨灰,一半被家人带走,一半撒埋在河南洛阳西苑路实验小学(耐小)操场的树下。

本文由采薇原创。采访于2020年6月至2020年7月。2020年7月14日初稿,7月16日第二稿,7月26日第三稿,7月29日第四稿,2021年2月21日第五稿。采薇体育将持续关注河南足球青训和基层教练员故事,后期持续推出河南足球青训人物志专访。欢迎河南各地基层教练员、球迷及球员家长留言或私信与采薇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